其实我心知肚明。

我是说无论是app里面这个名字长得很像贝克汉堡的贝个汉堡,其实是贝克汉堡的拙劣模仿者的事实,还是大量炸鸡具有恐怖热量能够让人横向生长的事实。

但是我大脑里的多巴胺总是像一个身后灵一样从我的潜意识里跑出来,他指着那些黄澄澄,金闪闪的炸鸡,在我的脑袋里发出咔擦咔擦的拟声词,可恶的店老板还在旁边放了冒着气泡,里面放着冰块的大杯可乐,我似乎都能隔着屏幕听见那冰块碰壁叮当脆响的声音。

想象一下吧,在一个慵懒的傍晚,你可以无忧无虑的点开最喜欢的搞笑视频,然后只花13块钱点上这么一份超大分的炸鸡,然后慵懒的瘫在椅子上,戴着店家送的手套,沾着泛出仿佛晚霞一般浓红色有光泽的甜辣酱,一口送进嘴中,酥脆的外壳在口腔里跳跃着,鸡肉紧实嫩滑,咽下去后再紧跟着一口冰凉的可乐,刺激的冰凉与刺痛的麻仿佛在清洗着口腔残留的余味,只为了下一次大口的咬上那么一口,同时也不用担心分量的问题,由于是模仿者,店里的炸鸡便宜量大,一份可以直接吃到饱,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比得上这时候的快乐?虽然在这之后,可能会对手机上的卡路里黯然神伤,不过谁在乎呢,毕竟人的嘴长了两个唇瓣,白的黑的都能说出个道理来。

我大可以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何必放弃这美味佳肴?就像我们高中的语文老师,两个截然相反的事件都能说出个理写成作文,所谓理性思考也不过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话分成两半说总能得到好处不是?这我早就心知肚明。

不过除了见人见鬼,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是留给自己的,一般来说我有个四个时间段,是留给对自己说不人不鬼话的时间。

一般是:上厕所,泡澡,失眠,还有一个人吃饭。

于是我也陷入了对人生对未来对哲学的大思考中。

我也成了墙上的那只蜗牛,思考的方向从西伯利亚冷气到大饼子浸在汤里和干吃到底哪个好,从天基动能武器的未来发展到中国饮食文化的发展历程。

我的焦点又回归到了面前的这一大袋炸鸡。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样的如同浪费一般的肉食在不远的30年前都是不可能看见的,那时的人们做梦都想着能吃上有一口猪肉,不久以前,农民们还要用猪油在锅里擦一擦,让菜有点荤腥味,在某些方面,中国人依旧活在那个时代,那个“大跃进“,之后紧跟着大饥荒,随后又跟着几十年计划经济的时代,我们还活在那些物资极端匮乏的极端反应中,按照《人民的名义》里面讲,这叫穷怕了,这是一种极端戒断反应,是一种报复。

于是作为一个极度敏感的伪君子,我又感到了愧疚。

我想到了饕餮,又想到了在屠宰场里被填鸭喂养的鸡,素食主义者们愤怒的目光似乎从我的天灵盖扫视到脚后跟,我想到了科学家们的警告,地下水急剧减少,食品危机全面袭来,短短几十年,人们已经忘却了曾经计划经济的拮据与谨慎,人类贪婪而浮夸的岁月,忘记了事物本身应有的价值,我们将雨林改在成牧场,为的确是所谓自然健康的牛肉,何其讽刺。

两千多年前,墨子写下了饮食之法:

古者圣王制为饮食之法,曰:“足以充虚继气,强股肱,耳目聪明,则止。不足五味之调,芳香之和,不致远国珍怪异味。“

中国在走在变革的边缘,我们总是行走在世界历史的最前沿,是开创者,也是深受其害的受害者,我们总要在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与暴饮暴食的贪婪豪华,克制约束的清规戒律与放浪挥霍的铺张浪费中挣扎,这是两个时代中间变迁过程中,对于时代,对于自我的迷茫。

我默默的吃完了最后一口炸鸡,将可乐一饮而尽,然后揉捏进垃圾袋,望着不止一个的外卖袋,我冷笑,我也不过就是个伪君子。

其实我心知肚明。


ps:忘了说了,后来这家店的炸鸡量大幅缩水,变成了味道一般的普通炸鸡,贝个炸鸡彻底退出外卖届。啧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